要风男抱

“我小时候每天都由衷地觉得自己是个惊世奇才,真他妈的了不起。而且我不仅心里这么觉得,我还到处说呢。”

使用说明。

大家好,我又回电竞坑了!我爱EDG一辈子!

(暂置顶 待编辑)


苏万→黎簇

苏万因为黎簇想亲沈琼而生气,黎簇多次向他解释这是为了吴邪的计划,而且那是汪小媛不是沈琼,他没有抢苏万的姑娘。
苏万听了却只是摇头:你不明白,我生气不是因为沈琼被你亲,而是因为你想亲沈琼。
黎簇还是不懂,这不就是主语不同么,他搞不懂苏万在和他玩什么文字游戏,只当苏万脑子坏了。

一夜暴富

·沙雕小段子

黎簇躺在苏万床上打游戏,苏万就在不远的书桌上刷题,这样和谐又美好的场景持续了二十分钟,埋头刷题的苏万突然开了口。

苏万:鸭梨,你想一夜暴富吗?

黎簇听了这话当时就一惊,就连游戏都顾不上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苏万终于决定把他的家产分他这个好哥们一半了吗?

黎簇:当然啊!你不愧是我的好哥们儿!

苏万低低地噢了一声,唇瓣抿成薄薄的一条线就像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黎簇在一旁看的手心都要出汗了就等着他立字据,半晌过后苏万再次开口。

苏万:那行吧,鸭梨,我今晚就让你抱一宿!

黎簇:???

一夜暴(抱)富(父)

黑苏学步车预警。
表情包为了防止和谐,p2学步车。
追剧时听见黑瞎子管苏万喊小主雇就满脑子黄色废料,奈何车技不行就写来爽爽,希望有太太能扩写一下,我觉得还蛮刺激的。
新手上路请轻喷!

黑苏女孩下周过年。

【澜庆】赵云澜你还是不是人

*本文为赵云澜x大庆 请注意避雷.
*tag不代表攻受,只是为了安利多打几个tag
*文不对题,能接受就请继续往下↓

赵云澜在定完外卖后又躺回床上,随手从床头柜处摸了根棒棒糖打算吃着糖看看晨间新闻打发掉等外卖的这段时间。他糖纸刚拆开就听见一声急促地猫叫,赵云澜拿糖的手一顿随即毫不犹豫地将糖塞进嘴里。他家猫脾气不大好,他已经习惯了,特别是——

“赵云澜!我牛奶哪里去了?!”

——被抢食的时候。

赵云澜深吸一口气将棒棒糖从左腔递到右腔,含糊不清地回答。

“昨晚我喝了,因为……”

不等他解释完大庆就气势汹汹地扑上床跨坐在他身上——这是他惯有的姿势,在黑猫形态的时候蹲坐在赵云澜身上,以体重优势将人死死地按在地上同时挺直背脊居高临下地盯着人,爪子也微微伸出肉垫做好随时给人一爪子的准备。

但显然这只猫咪正在气头上,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是人形态。在赵云澜看来,他的男孩正顶着一头睡得乱七八糟还没来得及梳理的软发,背带裤的肩带松垮垮地挂在臂弯,带着一副要吃人的表情……跨坐在他身上。他突然感觉胯下一紧。

但他出于为了能活着接到外卖并且能顶着一张完整的脸去上班的缘故还是决定好好地跟这只肥猫解释,毕竟来日方长。
于是他单手拿出棒棒糖抿了抿唇瓣然后斟酌着开口。

“因为我昨晚很饿。”

眼看大庆气得动了动唇下一句骂人的话就要脱口而出,赵云澜连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棒棒糖塞进了他的嘴里并且精准地压住了他的舌尖。

大庆被他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惊地唰就红了耳根,连忙从他身上跳出几米远,嘴里的糖叼着也不是吐了也不是只能恨恨地用牙咬碎了呸一声吐了纸棒,赵云澜见他反应勾勾唇角扯出个痞坏的笑来。

“牛奶味的,牛奶和早安吻都在那儿了。”

“赵云澜你还是不是人!”大庆气急败坏。

赵云澜听了也不恼,只是从哪个抱枕底下掏出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将他前几分钟定下的计划进行下去。

“不是。”听着晨间新闻的昆仑慢悠悠地回答。

一辆楚郭楚的双A学步车,是郭凶凶,奶凶奶凶的。
看到太太的双A梗就很想看脏话郭,于是自己动手了。
第一次开车并且abo设定也不是特别熟,大家多多包涵,溜了溜了。

【桃林】午后。

他斜靠着椅背,手里端着的是铁观音,袅袅婷婷地飘着烟,白底蓝花的茶杯衬得他的手格外的好看。

——

才是初春,院子里的树就已经冒完了叶芽儿,那翠叶不茂密但绿得确实养眼。这刚刚下过一场春雨,雨来得快去得快,屋檐上积的水滴滴答答还没落完太阳就出来了,树上屋上电线杆上的鸟儿也高兴,叽叽喳喳个没完。

郭奇林在屋里站得笔直,手里拿了本册子,上头是自己手抄的贯口,蒸羊羔蒸熊掌絮絮叨叨地念了几遍却是一个字儿都没入脑。

陶阳在屋外头,迎着雨后的阳光正字正腔圆地唱着戏,这戏曲儿混着水声、鸟叫声代替了贯口入了郭奇林的脑。郭奇林眯着眼看那院子里头的人儿,无由地就感觉燥得慌,这才初春,为何就这样燥呢?

他干脆也不背了,撂下了手里的册子倚着门斜站着听陶阳唱戏。过了一阵,人陶阳用完了功自顾自地倒了杯热茶便陷进摇椅里稍作休息。

郭奇林依旧这么看着,陶阳斜靠着椅背,手里端着的是铁观音,袅袅腾腾地正飘着烟,白底蓝花的茶杯衬得他的手格外的好看。

这么看着看着便入了神,不知不觉提了张小板凳在陶阳身旁坐下,脑袋靠着陶阳大腿便发起呆。陶阳也不赶他,阳光透过绿叶斑驳地洒在他俩身上,活像从画里走出来的青梅竹马。

“大林哥,贯口不背了?”

“听你唱戏呢,背不下去。”

陶阳喝完了一杯茶,将茶杯放在一旁的桌上便与他搭话,但不到两句这对话就算是说完了,陶阳小声哦了一声也不再言语。

两人就这么坐着,这太阳暖洋洋的着实诱人入梦,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手俏悄地牵在了一块儿,陶阳在半梦半醒间听见他哥轻声说了句。

“崽儿,你唱得真好。”

他眨了眨眼醒过来,但与自己牵着手的人已经睡着了,睫毛随着呼吸时不时轻颤,原来是在说梦话。

“嗯。”

陶阳轻声应道。

无标题-海王x神奇女侠安利向短篇.

DCEU 海王x神奇女侠
微提及史蒂夫,注意避雷。
ooc是我的,角色是DC爸爸的。
不知道怎么打tag所以把自己能想到的cp名都打上去了。
诚邀各位入股!!

DCEU 海王x神奇女侠

微提及史蒂夫,注意避雷。

ooc是我的,角色是DC爸爸的。

是巴里打断了布鲁斯和戴安娜的尴尬场面,在气氛凝固到极点几乎要打起来时他小声地说了句:我可以补充糖分吗?于是布鲁斯让了步。

巴里和维克多一起去找了阿福,布鲁斯则继续待在蝙蝠洞研究如何将超人复活才最为保险,戴安娜一个人走到了河边,亚瑟在巴里一个劲地说而维克托只是偶尔点点头并不大感兴趣的状况下呆了一会儿也离开了房子。

夜晚温度并不高,即使是戴安娜也在战甲外披了一条红色的披肩,她靠在一棵树上望着河面发呆,长长的披风尾拖在身后,特殊材质制作的战甲在昏暗的月光下也发着淡淡的光,河对岸的城镇星星点点的灯光映在河面上。

“嗨。”

亚瑟试图打破沉默,但戴安娜依然保持着那副姿势并没有给他回应,他站了一会儿然后在戴安娜的脚边坐下,抓起几颗石子一往个接一个地河水里扔。

四周静极了,只有两人的呼吸声,河水的流动声,风吹过时草木间的摩擦声,还有石子落进水里的声音。

“我第一次见史蒂夫,是在天堂岛,我的家乡。”

戴安娜突然打破了沉默,她语调微微上扬,就如同讲述一个美好的故事一般讲述起她的经历。

她说道她第一次遇见史蒂夫,说道她为了和平跟着史蒂夫离开了家乡,她说道她第一次吃冰淇淋,说道她跟朋友上战场,她说道她与史蒂夫一起跳舞,说道他们当间谍混入舞会,她说道她杀了希特勒——然后突然停止。

她又回复到了先前的姿势,她的眼睛就像是被蒙上一层薄雾般突然暗淡下来,亚瑟知道再讲下去便是史蒂夫牺牲了。

他觉得他应该把她搂紧怀里,或是借给她一个肩膀,于是他站起来抬起了手…尴尬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

都过去了,戴安娜。他最终还是决定小声安慰。

戴安娜看见他那副尴尬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将视线从河面慢慢地、慢慢地移到亚瑟的脸上,直视着他的眼睛。

薄雾散去了,她的眼睛又如天空中的星辰,或是倒映在河面的点点灯火,但又都不及她的眼睛那般…亚瑟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

戴安娜看着看着,突然踮起脚给了亚瑟一个拥抱,纤细但有力的双手从颈侧穿过,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旁轻声地说,像是欢迎,又像是感谢。

“亚瑟,我很高兴你能来。”

这个姿势维持了几秒,戴安娜便同亚瑟道了别,拽了拽身后的披肩包裹住没能被战甲覆盖到的肌肤,离开了。

亚瑟又盘腿坐回了草地上,手中最后一颗石子脱手而出,一、二、三、四、五。石子在打了五个水漂后终于落进了水中,打破了亚瑟今晚的记录。

我可能是爱上她了。

亚瑟这么想。